国资国企集聚养老产业“力上加力”

国内新闻 浏览(1270)

进入上海市长宁区茅台路的万红养老院,歌声和笑声不断流淌,现场温馨祥和。据报道,万红养老院的“前身”是长宁区子公司万宏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托儿所。随着国有企业的转型和教育体制的改革,过去的教师已经“转变”为老年工人,托儿所已“转变”为养老院。同时,万宏集团近年来还与上海市社会福利行业协会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开设了“上海老年护理服务业教育中心”,重点培养养老业人才。

万宏集团只是一个缩影。随着人口老龄化,我国对养老保健的需求持续增长。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进入养老产业,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利用市场化,专业化的手段,创造可以复制的示范样本,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尚未为旧”

做好准备

老年产业在新时代面临新的需求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中国有近2.5亿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这是他们首次超过0至15岁的人口。其中,65岁以上人口1.6亿,占总人口的11.9%。

一般认为,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将占总人口的10%,这意味着进入老龄化社会。上海是中国最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城市之一。上海市卫生局副局长秦静说,到2020年,上海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530万,老龄化率将达到36%。

但是,面对庞大的养老金需求,中国面临着老龄化和不老龄化的问题。一方面,养老的“家庭”还不够丰富。另一方面,正如老龄党全国委员会委员一样,中国老龄化协会副会长吴玉玺指出,中国的老龄化趋势是不可阻挡的,养老服务体系落后于老龄化。对老年服务的需求,可以被描述为“不适合老年人”。

专家指出,总体而言,中国的养老产业仍处于广泛发展阶段,而且仍处于“劳动密集型”阶段。与此同时,单一的养老金行业服务和不均衡的区域资源等问题早已存在。

“郊区没有人愿意去市区养老院”,这是许多城市的现状。许多受访者认为,中国养老金行业目前处于结构性失衡状态。一些高端养老院存在供过于求和空置率过高的现象,但能够提供具有成本效益的服务的中端养老机构“难以找到”。

与此同时,吴玉玺指出,目前中国对老年人的需求已经从“生活必需”转变为“享受,参与,发展”,但在这个过程中,老年人自己和其他人一样。社会团体关于养老的知识不足。在老年护理方面,公众的第一反应是留在床上,需要人们照顾它。事实上,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年人除了身体健康需求外,还有身心需求。需求。

“这位老人是一个对年老一无所知的孩子。”今天,米兰昆德拉已成为养老金行业中最常被引用的“金句子”之一。如何根据新时代的新需求为他们提供更丰富多彩的生活,避免热门剧中一些老人的空虚和无助《老有所依》,这是当前养老金行业需要关注的问题。

国家资本准入

指导老年工业恢复理性

匆忙的“银发经济”催生了大量的游客。近年来,他们已经涌入养老金行业,包括国有资本,私人资本甚至外国资本。

记者的调查发现,进入养老金行业的私人资本和外资更多地集中在高端养老金领域。例如,复星集团和美国财富集团于2012年共同建立了“星堡”,不仅提供专业的医疗服务,还专注于高级营养师和厨师。

但由于养老业具有周期长,回报慢,利润低,产业链长的特点,社会资本因无法快速获利而无法继续,导致社会资源浪费和一些不合理的现象。

一位养老基金投资者与记者分享了他的观点:“在2018年上半年,这是'风',北京的一家小型私营营养机构招募了最畅销的市场价格起薪为每人3万元一个月,等到同一年。在下半年,它将很快回落到月薪超过1万元。“

近年来,上汽集团,华润集团,首钢集团,上海实业集团,格陵兰集团,光明集团,地方国有企业等央企相继进入养老行业。

例如,格陵兰集团已建立了全资子公司格陵兰健康与工业集团。格陵兰健康总经理吴静认为,格陵兰可以根据品牌优势和房地产行业的积累为用户提供更多差异化产品。据悉,格陵兰卫生局在康阳饭店和格陵兰国际康阳市的基础上,创建了“康康阳”和“景玉阳”两个主线,旨在满足“医疗,护理,旅游,娱乐和学习”的需求。等等。

包括中国光大集团在内的许多公司已经与地方政府建立了投资基金,以扩大其财务实力,并通过各种财务方式投资于养老金行业。

“国资国企发力健康养老产业,既是责任使然,也是优势所在,还是发展之需。”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院长罗新宇指出,随着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的持续深化,国资国企正不断加快功能转型和布局优化,进入养老产业既有利于发挥国有资本在该领域的引导带动作用,也可以分享行业大发展的蛋糕。

“定海神针”

让养老服务“看得见、摸得着、用得起”

新时期,国资国企进军养老产业能有哪些新方向、新作为?业内人士认为,国资国企可以充分发挥资金优势、品牌优势、物业资源优势,在改善养老产业结构性失衡、探索市场化经营之路等方面下功夫。

聚焦结构性失衡 引领高质量发展

上海养老产业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原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殷志刚指出,我国的养老产业,不仅要“有”更要“优”,国资国企应当以“优”为聚焦,致力于为老百姓提供优质、高性价比的养老服务。

“目前部分地方的高端养老社区已呈‘溢出’状态,但中心城区的中端养老服务处于稀缺状态。”殷志刚指出,以上海为例,从总量上看上海的养老床位基本能够满足老龄人口的入住需求,但“有针对性的、个性化的、能够提供多层次服务”的养老机构数量仍不足,需要加强。

万宏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祝华认为,所谓养老事业,归根结底还是要落到对“人”的关注上去。具体到国企办养老,则更应该“做实事”,而不应一味“贪大求华丽”。记者了解到,目前万宏集团旗下共有12家敬老院,床位数量近1300张,数量不多,但入住的老人们对敬老院的评价普遍为“温馨、欢乐”,敬老院整体以“小而美”为特色。

探索“市场化”运作之路

养老服务行业投入大、回报周期长,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国企办养老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备受各方关注。近年来国资国企还积极通过成立产业基金和发行债券等金融方式,积极探索“市场化”经营之路。

今年初,华侨控股集团与蓝城房产建设管理集团设立“颐养产业投资基金”,在养老地产、颐养社区、乡村建设等领域展开合作。业内人士指出,此类探索不仅有助于国资国企完成功能转型和布局优化,也有助于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地实施。

此外,近年来上海积极推行“嵌入式养老”。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养老产业发展,国企探索提供“15分钟居家养老服务圈”,将有助于打造“轻量化”产品服务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改善养老产业经营状况。

推动区域融合 建立标准化示范样本

当下,“异地养老”成为长三角区域内新的趋势。不少上海老人选择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的苏浙皖乡村为养老地。

据南京金陵饭店副总经理华艳介绍,目前金陵饭店在盱眙天泉湖打造的养老、旅居产业,吸引了大量周边区域的客户。

日前,由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倡议发起的“长三角国资养老产业发展联盟”揭牌成立。启动仪式上,多位联盟成员单位均表示,国资国企在促进长三角区域人文融合、打通多地养老资源不均衡等方面,大有可为。业内人士指出,“长三角可以探索建立起一套适用于本区域的标准化、高品质的养老产业发展模式,未来推向全国。”

殷志刚指出,老龄化社会给我国养老服务带来了巨大挑战,这不仅是消费升级背景下服务供给的问题,也是整个社会转型期所必须解决的社会治理问题。“如果国资国企能够在其中发挥应有优势,为老百姓提供真正‘看得见、摸得着、用得起’的优质服务,将极大提升公共服务部门的社会信誉,在老百姓群体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责任编辑:李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