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精神读本》:书写中国精神进化史

国内新闻 浏览(1570)

“一个大国,一个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国家,都有很好的文字阅读能力。一个国家有一本写得很好的读物,准确地运用了自己的精神、文化,尤其是核心。出版方舒书林说:“这种方法是为了说明国家文化的成熟和自信。”

近日,由浙江文艺出版社主办、国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协办的《中国精神读本》新书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该书的主编王蒙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红福基金会主席于树霖、国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吕金波、博总策划人。好的,沙伟,执行编辑王少光等。

《中国精神读本》包含来自鸦片战争到140年改革开放的100多位政治家,作家,革命家,诗人和学者的文章。这些文章笔触很漂亮。他们担心国家和人民,他们致力于世界;或强大而凶悍,指向山川;或写作爱国情怀,或表达崇高的革命理想;或者开放人民的智慧,激发人心作为自己的责任,书中的文字直观地呈现了当代读者对中国精神进化的宏伟历史。中国怎么表明“万马齐悲伤”是“改变世界”。

《中国精神读本》该书的编委会有强大的阵容。主编是前文化部长,着名作家和学者王蒙先生。执行主编是着名政治学者王绍光教授。编辑委员会还包括李世默和王辉。张伟伟,张旭东,张玉武等。

精神是一个国家长期生存所依赖的灵魂。只有当精神达到一定的高度时,这个国家才能站在历史的洪流中勇往直前。中国精神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具有深刻的历史基础。它建立在历史人民的伟大斗争,伟大实践,伟大事业和伟大工程的基础上,从中汲取营养,凝聚成中国力量的核心。

鸿福基金会主席聂振宁说,中国精神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民族精神。中华民族精神贯穿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特别是近代中华民族的复兴进程,特别是突出了改革开放迅速崛起的精神和气氛。中国精神具有很高的理想,接近现实,科学理性和人文关怀的鲜明特征。它具有自我完善和自我完善的精神,不断创新和转化的精神,以及优越的包容性。它是中华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精神。

本书的执行主编王绍光则从历史视角出发,他认为最早肯定中国精神的存在,并对它大加颂扬的人是辜鸿铭。“在辜鸿铭看来,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虽然古老,但是到今天,还是孩童式的民族,这是他的原话。他说这与其说中国人发育不了,还不如说中国人永不衰落。”王绍光说。

在钱穆看来,中国的文化精神、历史精神以道德为核心,是一种持续数千年的道德精神,如果没有这种民族精神,就不可能孕育出世界上最悠久、最伟大的中华民族。哲学家张岱年将之归纳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在这本有形的《中国精神读本》之外,还有千千万万目不识丁的普通工农大众创作无形的‘中国精神读本’,正如鲁迅先生指出的那样,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有拼命硬干的,有为民请命的人。这些人就是中国的脊梁,他们才是中国精神的真正的支柱。”沙烨补充道。

谈及该书先从近现代入手的原因时,作家王蒙介绍说,近现代是中国精神的考验,也是对中国精神的一个挑战。“因为我们中国精神恰恰是发达得很早,很长的时间,尤其是在亚洲处于前列。但是很少受到非常认真的挑战。所以容易变成一个大家背诵的老一套。正是在这种挑战当中,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传统,中国的精神显现了它的担当,显现了它的应对,显现了它的反省,自我调整,也显现了它的学习的精神,显现了见贤思齐的精神,显现了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精神,我觉得现在作为我个人这只是第一本,中国精神一上来先编近现代的很有道理。”王蒙说。

沙烨在谈到企业家和中国精神的关系时,以互联网上流传的一个说法为例,讲中国共产党在经历了无数的困难当中,长征也好,抗日也好,被反动叛变也好,经历困难成长今天八九千万人,最后管理这么强大的中国,它应该是最能创业的团队。沙烨将这种精神概括为“不畏困难,努力进取”,在他看来,这与现代的企业家精神有着相同的内涵。

“现在企业家精神面临对手虽然不需要白刺刀进,红刺刀出,但是他们面临得对手也是国际上非常强大的公司,这个时候企业所需要的精神和中国以前从最低一级往上奋进的精神一脉相承。”沙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