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改委:物价基本平稳不具备全面大幅上涨基础

国内新闻 浏览(1936)

?

基本稳定的价格没有全面和实质性的增长基础

4703-ichcymw1869339.jpg

8月16日,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新闻发布会上,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委员会发言人孟浩表示,7月份整体物价水平基本保持稳定。水果和蔬菜价格下跌,预计将继续下降。未来,国家发改委及有关部门将继续密切关注重要民生商品价格形势的变化,及时采取适当的控制措施,确保价格在合理范围内运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会议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澄清说,住房公司海外发行的债务并非紧缩,而是标准管理。针对此,专家们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国家发改委重申了近期外债控制政策,进一步体现了当前政策层面的控制和资金,稳定了市场。类似的管理和控制通常有助于进一步降低金融风险,特别是对于房地产公司和其他商业行为。该政策对正常融资没有影响,但对于大规模融资将大幅收紧。

1价格是否继续上涨?

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国的价格运作基本稳定

价格波动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8月9日公布的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数据,CPI同比上涨2.8%,连续五个月处于“2时代”,它是2018年2月以来的新高。在新闻发布会上,孟浩表示,目前的涨价主要体现在食品价格的上涨。然而,7月份水果和蔬菜的价格有所下降,预计将继续下降。然而,猪的生产受到非洲猪瘟流行的影响,但肉类和家禽等替代品的生产增长迅速,影响不大。

孟浩表示,目前的价格涨幅是结构性的,主要原因是食品价格上涨。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国的价格运作基本稳定。

自今年4月以来,新鲜水果价格同比上涨两位数,并在5月和6月稳步上涨。根据国家统计局此前的数据,5月份新鲜水果价格上涨26.7%,比上月上涨14.8个百分点; 6月份新鲜水果价格上涨42.7%,比上月上涨16个百分点。 7月份,水果价格整体下跌,跌幅较大。

“新京报”记者最近的一次访问指出,居民在现实生活中的水果价格也有所下降。一名北京居民表示,他家经常购买的进口葡萄在5月份每公斤售价79元,但现在已降至每公斤50元左右。

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的36个大中城市的监测数据,7月下旬苹果,橙子,梨,西瓜和香蕉的平均零售价格比7月初下降了5.2%。其中,西瓜和梨的价格分别下跌16.0%和15.1%。对于蔬菜,7月份15种蔬菜的平均零售价格下跌。

随后,随着季节水果供应量的增加,特别是新一季的苹果和梨,水果价格预计将继续下降。蔬菜价格预计将继续下降,并在今年下半年保持季节性波动。

为了应对非洲猪瘟对猪生产的影响,孟伟说,虽然有一定影响,但肉类和家禽及其他替代品的产量增长迅速,肉类和蛋类供应相对充裕,居民的基本饮食消费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今年下半年,是否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防止价格大幅上涨,孟伟表示,各级政府应收集和储存冷冻猪肉,加强市场监管,严厉打击市场投机等违法行为。与此同时,许多省份及时向有需要的人发放临时价格补贴,有效缓解了粮食价格上涨对有需要人群基本生活的影响。

从未来的角度来看,中国的价格没有全面和实质性增长的基础。一方面,从供给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工农业产品和服务供给普遍存在。从需求的角度看,家庭消费稳步增长,总体价格水平基本保持稳定,基础扎实。

2住房公司的海外债务正在收紧?

“这只是一个规范,而不是死亡”

7月12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推进企业发行外债备案登记制管理改革的通知》,提出了房地产企业发行的外债登记要求,包括外债,只能用于替代中长期海外债务。在明年内。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澄清了住房公司收紧海外债券的情况,并表示不紧缩是规范管理。孟浩说,去年以来,房地产企业海外发行债券的规模大幅增加。一些住房企业在海外过度发行债券,筹集外债以偿还国内债务,增加了外债风险。

“为此,我们在7月初发布了《通知》,并明确规定了房地产企业发行中长期外债登记申请手续,募集资金使用和风险防范的具体要求。进一步完善房地产企业发行的外债登记管理,强化市场约束机制,防范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可能带来的风险,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说过。

据中原房地产研究中心统计,2019年1月至7月,房地产海外融资额为460亿美元,同比增长19%,创历史新高。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收紧房地产企业美元债务的政策后,房地产公司在窗口期间已经发行了大量的美元债务。截至2019年7月,美元融资计划的实施额为460.7亿美元(完成发布),比2018年同期的386亿美元高出19.1%。

“实际上,这项政策非常明确,只是一种规范,而不是死亡。”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新京报》表示,这项政策对正常融资没有影响,但对于大规模融资将大幅收紧。

张大伟表示,美元债务不是房地产企业的主要资金来源。只有一些企业,特别是那些在香港上市的企业,发行了更多的美国债务。很明显,收紧美元债务的政策已经出现。此外,从总体政策影响来看,2019年第二季度,大量大型住房企业将减少其大规模融资,住房企业的征地现象也将显著减少。特别是对于融资渠道少的企业,压力会很大。

在这方面,宜居研究中心智库研究员严跃进也持类似观点。他说,在政策层面上,这不是简单的收紧债务发行,而是一种规范的做法,这也是当前的政策。从实际情况看,我国经济存在下行压力,政策控制更注重消除金融风险,特别是消除部分违规融资行为。因此,另一方面也表明,如果住房企业遵守融资,相应的控制也不会太多。

“从这种控制看,这不是简单的禁止发行债券,而是控制债券的发行过程和使用,有助于进一步落实稳定融资的方向。对相关企业的规范融资和规范运作。它们都有积极的作用。同时,从实际过程来看,相关企业还需要继续完善后续融资和金融体系。”严跃进表示。

3如何促进公司降低杠杆率?

重点从三个方面清理“僵尸公司”

7月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四个部门发布了《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强调要进一步推动债转股合法化的市场化和合法化。在本次新闻发布会上,孟浩介绍了下一步,重点从三个方面进一步推动企业发展。该部门在结构上是去杠杆化的。首先是促进基于市场的债转股的增加,扩张和升级。第二是明确清除“僵尸企业”。三是完善企业债务风险监测和预警机制。

为了应对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提到应该鼓励商业银行设立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以发挥债转股权的主要作用。

“我观察到只有五家主要银行拥有自己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目前,对专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需求相对较强。”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斌告诉“新京报”。

北京大学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健向记者提供了一系列数据。目前,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已实施254项债转股项目,总金额为4000亿元。一般而言,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持有债转股和较高资本占用的风险较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董希伟告诉记者,如果他想推动商业银行设立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主要工作是解决资金占用过多的问题。过去,资本占用率为1250%,现为400%。 “我认为还有进一步减少的空间。”

他认为,由于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亿元,整个商业银行的资金压力非常大,影响了银行建立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积极性。

董希玉建议,银行的债转股最终将不得不撤回。因此,有必要改进退出,转移和定价机制。

与此同时,许多专家谈到了“僵尸公司”去杠杆化的必要性。温斌表示,为了保持总量的稳定性,结构性去杠杆化,我们必须优化杠杆结构。 “僵尸公司”或产能过剩行业使用大量资源,退出仍有待退出,资源用于鼓励支持发展的行业。

对此,苏健认为,“僵尸企业”占据了部分信贷资源,但这些企业产能过剩,不能卖东西,使得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在这次会议上,孟浩表示,在结构性去杠杆化工作方面,据说有必要加强这种情况并防止其发生。下一步是完善覆盖所有国有企业法人的债务风险监测体系,动态监控企业的杠杆率和债务风险,及时提供警示和及时处置,降低风险。

新京报记者张义新

主编:覃肄灵